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實時焦點 > 從刷手解鎖到腦機接口 人體芯片植入能做些什么?

ow守望先锋同人视频:從刷手解鎖到腦機接口 人體芯片植入能做些什么?

2018-01-23 來源:  瀏覽:  次   關鍵詞:手解鎖

守望先锋屁股壁纸1080p www.vxssi.icu

本文來自愛活網

購物刷手機、坐車刷交通卡、進辦公室刷門卡,對我們來說都已習以為常。所有操作都無須設備間有物理接觸,這大大方便了我們的生活,不過要刷的東西越來越多也苦了一些馬大哈,出門忘帶了任何一樣,那整天都會一團糟了。既然這些東西都是非接觸式的,能不能直接裝在身上省去麻煩?國外的一些極客早就開始這么做了,最近,一些公司也行動起來,他們做的就是人體芯片植入。

簡單的芯片植入,揮手搞定所有刷卡場景

2017年夏天,美國威斯康星州一家公司允許員工自愿植入微型芯片,芯片具有快捷支付、開啟公司大門、登錄公司電腦、使用復印機等多種功能。澳大利亞墨爾本的一家公司也在10名志愿者手上植入了一塊微型芯片,刷手就可打開家中大門、乘坐公共交通,還有閑人用它來解鎖手機或電腦,甚至為此改裝汽車和摩托車。瑞典一家鐵路運營公司也推出了植入手中、可以被驗票機識別的微型芯片火車票,現在,瑞典全國已經有約3000人植入了這種芯片。一時間,人體芯片植入的大潮似乎已經到來。

目前,用于植入人體內的微型芯片只有大約一粒米的大小,由金屬芯片和無線天線組成,包裹在生物兼容的無菌玻璃圓柱體內。通過一種特制注射器將其植入人體,這種注射器針頭粗細和人體穿刺針相當,一般植入在肉多的拇指和食指之間。

對于這樣改造人體的事情,擔憂的聲音當然不少。除了異物入侵身體后可能存在的健康風險,還有芯片植入后的安全隱私問題。在雇傭關系中,公司能通過芯片輕易掌握員工的工作效率,甚至可能記錄下員工一天使用多少次衛生間,至于被黑客入侵后使用者被跟蹤等同樣也是公眾非常擔憂的問題。

但是考慮到目前植入芯片多采用NFC或RFID技術實施無線通訊,讀取數據范圍僅限20cm以內,他們本身也沒有配備電池和GPS傳感器,所以跟蹤問題暫時無需擔憂。至于說讀取芯片的設備可能會泄露個人信息,這一風險也不會比日常使用的手機、門禁卡或交通卡更高。在可預見的未來,微型芯片一定會有更強的功能和更廣泛的應用,但這些只是人體芯片植入的初級階段。

懶到不想揮手?意念控制慢慢成為現實

揮手用到的人體芯片植入在技術上并沒有太大突破,只是把原先已有的功能縮小化植入到人體組織之中,人們對芯片植入的追求當然不止于此,意念控制是下一步的發展方向,這涉及到了腦機接口的技術。

腦機接口技術分非入侵式和入侵式兩種。在腦袋上貼滿電極,通過腦電圖獲得大腦不同區域電流活動的方法是非入侵式的,而通過將電極陣列植入大腦皮質來接收神經元信號則是入侵式的。兩種方法目的都是為了實現人腦與外界直接交流。非入侵式方法雖然安全方便,但獲取大腦數據的效率和分辨率較低,入侵式顯然能獲得更精確實時的大腦信息。

腦機接口目前已經有了實際運用,它通常用來幫助癱瘓或截肢患者。這些病人的運動皮質通常是完好的,將一塊含有100個電極的多電極陣列植入患者的運動皮質后經過一系列測試,計算機能從電極讀取數據,大致整理出哪些神經元觸發組合對應哪種意圖,這時,電極植入者便能用意念來控制假肢或者外部電腦等。

2014年巴西世界杯上,下肢癱瘓青年依靠腦機接口,意念控制外置仿生骨骼,為世界杯進行了最特殊的開球。2017年3月28日,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的研究團隊在《柳葉刀》雜志發表文章稱,他們利用植入式腦機接口讓癱瘓了8年的患者能在機械臂的幫助下吃上土豆泥、通心粉和奶酪。

還有更酷炫的,美國國防部先進研究項目局(DARPA)對一名55歲的癱瘓病人經過近兩年的訓練,讓她從學習操控機械臂開始,最后完成用意念模擬駕駛F35戰斗機!

和芯片結合后,我們真的還是人類嗎?

雖然已經有了一系列成果,但我們對于腦機接口的研究目前還處于初級階段,人腦有850億個神經元,而目前能夠植入的電極數還是太少。 除了技術上的限制和開顱排異的擔心,還有對人腦機制不了解導致目前實驗只能停留在皮質階段。不過這一行業顯然潛力巨大,所以像我們熟悉的“鋼鐵俠”伊隆·馬斯克、臉書CEO馬克·扎克伯格也開始進入了該領域。

在未來,最先被商業化的可能就是上述已經在病人身上實現的意念控制,隨著芯片讀取腦部信息效率和精度的提高,這部分技術可以和近年來大熱的AR/VR方向結合起來。比起語音、手勢等傳統控制方式,意念控制顯然能極大的提升使用體驗。類似應用場景還有智能家居和物聯網,人們可以擺脫智能音箱、電視或冰箱作為智能家居的控制中樞,大腦就是所有設備的??仄?。

以上對腦機接口的應用只是利用大腦輸出信號,但這條通道還能是雙向的,外界信息也能輸入到人腦。出于對AI的恐懼,馬斯克創立Neuralink,他認為人類想要不被淘汰,唯一選擇就是人與人工智能的融合,他想要做的,比起上面那些芯片植入要激進的多。馬斯克希望人類腦部植入的芯片不再只是讀取大腦信息,而是能夠大幅提升記憶力,讓人變得更聰明,就像是給電腦加塊硬盤和升級處理器一樣。有類似想法的扎克伯格也表示,未來人們的交流不再是語言、文字、照片、視頻,我們可以通過腦對腦直接交流,每個人的各種感官體驗都可以百分百地通過腦部芯片還原并分享。

上面那些看似天馬行空的想法實現起來當然很難,除了技術上的問題,腦部芯片植入對我們的日常倫理和價值觀也將產生巨大影響。如何使用腦部芯片?一項行動究竟該由大腦決定還是算法說了算?存儲在硅基芯片上的記憶是否會被外部虛假植入?更換了記憶我還是我嗎?有許多問題現在仍沒有答案,但我們需要提前準備起來,畢竟當AlphaGo擊敗李世石前,又有誰能想到圍棋這一號稱體現人類最高智力水平的棋類,會被AI如此輕易地攻破。現在,我們真的離人和芯片結合的時代還很遙遠嗎?

版權聲明:

本網僅為發布的內容提供存儲空間,不對發表、轉載的內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證。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網絡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著作權歸作者所有,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,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我們尊重并感謝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來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它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,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